Top

Work 作品

 東風醉


醉是沉醉、是回憶、是活在當下,享受當下。醉是每個人是內心深藏的真實本質,最真實的一種自我表現。東風醉的系列作品,以中國的花鳥山水畫構圖形式重新解構與整合,結合當代的符號與內涵,以「人生如影」對世界真實狀相的表現,透露出「生命無常」的哲學思想,形成一種新的視覺經驗,創作中想要表達的是超然於時間之外的真實追求。 當代的虛擬運轉是疏離混亂,總是意圖透過虛擬來傳達永恆,因所經驗的只是一種表面的秩序,是一種虛幻的景象。東方美學中的不在境界〈形式內部〉中追求的理論,反而,更能追求意境上似乎總是和生命與永恆照面,訴說著一個千古不變的道理,因此,唯有透過變化的幻象,追求真實的永恆。通過繪畫中的影影綽綽、似像非像的形式,強調存在若有若無的特徵。是一個幻象,一個確實的存在,當外在的形象越來越模糊,有形的世界的拘束就漸漸解脫,能幫助人放棄對外在世界的執著,把握實在意義的世界。要以虛幻的表達取代具體的形式,通過虛幻的形象,表達對世界、對生命的看法,突出生命不可把握的特點。 世界的存在並非由你感官所及就能判斷,莊周化蝶強調現實世界如影如夢,形式的存在,就說明不存在,或者說並非真實的存在,一切有形的存在都是「幻」、都是「妄見」,不是不存在而都是流光逸影,是不斷變化過程中的環節。形式即幻象,關鍵是真實感受與心靈的傳達,因此藝術的意義根本不在形式,而在形式之外的因素。 東方美學中這種「形式即幻象」的哲學思想,在當代藝術變化的現象中重新開闢一條審視生命真理與價值的道路。在虛擬的當代亂境中,沒有真實的感覺與體驗,在當下稍來一抹幸福,是一瞬間最真實的狀態,即使是一刹那的真實也足夠了。